91香蕉ios

卫箬衣抓着老夫人的手耍赖一样的直摇晃,“奶奶,我保证不是去裹乱的。奶奶你就放心吧。”

这怎么可能放心的了,自己家里已经有一个孙女陷在围场里面生死不明了,儿子又在抵抗叛军,老夫人怎么会同意再将卫箬衣送到围场里面去。

卫箬衣会耍赖,老夫人也会,耍赖起来,就连卫箬衣这样的老油子都无可奈何,反正不管卫箬衣怎么求,她就是不准卫箬衣去。

“老夫人,五皇子殿下求见。”门外传来了冯安的声音,祖孙两个这才停了掰持。

“你给我老实点!”老夫人横了卫箬衣一眼,随后正襟危坐,将自己的衣服扯了扯,又拢了一下自己的头发,这才对外高声叫道,“赶紧请五皇子殿下进来吧。”

门打开,身穿金褐色副指挥使飞鱼服的萧瑾缓步而入。

他修眉玉容,长身而立,抱拳行礼,“萧瑾见过老夫人。”

的确是一表人才,这样貌是绝对没得说,放眼京城能比萧瑾的容貌还要出挑的男人真是再难找到第二个了,就是自己那个混帐儿子年轻时候也就如此这般罢了。不怪自己的孙女心心念念的都是这个人。

这孩子配自己家的孙女身份上是够了,但是坏就坏在他是皇子上。

老夫人即便不怎么多管闲事了,也知道朝中大体的趋势,她出身尊荣,乃是世家的嫡小姐,从小就在这些事情里面打滚,即便年纪大了,只是稍微上点心,也能想明白皇家那点糟心的事情。

太子不立,皇子纷争不断,表面平和,内里暗潮涌动不已,这大皇子不就是卷入了叛军一事之中去了吗?这事情到现在不甚明朗,但是老夫人知道,一旦自己的儿子保皇成功,只要确认此事与大皇子有关,大皇子殿下即便不会被斩立决,以后也会被圈禁起来,那过的是什么日子?

所以皇家的儿子,稍有不慎,便是那样悲催的下场,连带自己的妻儿一起跟着受罪。即便是战战兢兢的躲过了一次一次的劫难,最后呢?还不是一样活在各种规矩里面,自己那孙女散漫野蛮惯了的,哪里受得了?一年两年,她或许可以忍,但是真的能忍的了五年十年吗?

温润如玉秋日白嫩少女空气感清新写真

自己的孙女怎么也是金尊玉贵的长大了的,平平安安的找个样貌不凡的男人,宠爱她一生一世便是了,他们这样家世的人已经不需要靠夫家去撑什么场面,卫家到底有多大的家底,旁人不知道,老夫人却是清楚明白的很。

东海之滨的产业累积世代,从高祖时期,卫家的祖先就在暗自经营了,这么多年下来,即便他们紫衣侯府在京城混不下去了,东海之滨还有一片天地等着他们。

所以老夫人看向萧瑾的目光便是底气足的很。

“五皇子殿下。”老夫人起身,刚要行礼,就被萧瑾虚扶了一把,“老夫人有伤在身,不必多礼。您是长辈,即便是父皇见了老夫人也十分的尊重,瑾不敢让老夫人起身,老夫人赶紧坐下。”

“那老身也就倚老卖老了。”老夫人笑着重新坐了回去,“多谢五皇子殿下派人出来寻找老身,那殿下的手下抓住的假冒禁卫之人,可曾盘问出什么?”

“那些人都是死士出身。”萧瑾说道,“嘴巴硬的很。不过已经有人在处理了,总会有点发现的。”刚刚他就是去处理这个了,只是即便是下了分筋错骨手,那几个假冒的禁卫疼的死去活来的,亦是一声不发,他们意图寻死,却被萧瑾先下了手,搜出了他们身上藏着的毒药。

如今这几个人就关在驿站后面的一个房子里面,锦衣卫管这个叫“熬"。顾名思义,便是煎熬之意,人的意志力再怎么坚强,也会有被疼痛击溃的那一瞬间,锦衣卫整人的手段多的是,就看这几个死士能不能熬的过去了。

即便一个人能挺过去,不带便这几个被抓住的,都能挺过去,总会有人意志力差一点的。

萧瑾不想卫箬衣去后面看到他审讯犯人的样子,那时候的他才是最最真实,最最黑暗的。所以他在后面只待了一会就来了前面。

他的眼眉抑制不住的看向了站在老夫人身后闷闷不乐的卫箬衣。

这不过才分隔一小段时间,怎么她的情绪这么低?

是被老夫人训斥了吗?萧瑾的脑子飞转。

“咳!”老夫人清了一下喉咙,嘿,这小子还真是胆子够大的!当她坐在这里是空气?她好好的一个一品侯夫人还在呢,这小子就敢偷看自己的孙女?即便是皇子又如何?皇子难道不应该更加的恪守礼仪了吗?

什么叫非礼勿视明白不?

萧瑾马上收敛回自己的眼眉,“老夫人,瑾已经安排了冯安一路护送老夫人前去你们侯府的别院。若是老夫人觉得身子能受得了的话,可以马上启程。”

这里毕竟靠近围场,不是什么安全的所在,侯府的侍卫又损失不少,现在也不过就生气区区的八人,其中还有一半人身上是带着伤的。这里的确不能久待。

“好!”老夫人也是个利落之人,当机立断的点了点头,回手抓住了卫箬衣的手腕,“老身这就带着崇安郡主与老身一起离开这里。”

她说完就扬眉看着萧瑾。

萧瑾先是心底一空,表情也有了片刻的凝滞,不过很快就恢复如常。

“也好,郡主与老夫人一起走,路上也有个照应。”他点了点头。

这臭小子还算是识趣!老夫人这才略带满意的点了点头。“箬衣啊,既然五皇子殿下都这么说了,你就随着奶奶一起走吧。你爹和你妹妹那边,咱么便是着急也急不来的。咱们不给你爹拖后腿便已经是帮了他了。”老夫人转眸看向了卫箬衣,温和的说道。

这丫头的嘴嘟的,都快能栓驴了。

她知道卫箬衣不愿意,但是她不能让卫箬衣去涉险。

“奶奶,你就让我去吧!”卫箬衣再度求道。

“不准去!”老夫人落下了脸来。

“不是啊……”卫箬衣急道,“我立志从军,若是奶奶因为怕我会遇到危险就不让我去了,那我将来还怎么从军?”

“从军?从什么军?”老夫人眼睛一瞪,“以前我是不想管你,现在可不行了!你一个女孩子家的就好好在待在家里面,到外面去从什么军,我不让!将来奶奶给你找一个好人家的男儿招赘进侯府,你们成婚之后就在奶奶的面前和和美美的过日子,咱们侯府不需要一个姑娘家出去挣那份军功!咱们侯府的嫡长女也是金贵的姑娘,断然不外嫁,不出去受旁人家的馊气去!”

卫箬衣的嘴角顿时就抽抽了!

当着萧瑾的面,奶奶这是在干吗?怎么一下子就扯上了出嫁和招赘的事情了?

便是萧瑾的表情都有片刻的僵硬。

招赘!他何等的聪慧,只是一听便知道老夫人这话是说给谁听的了。她是想彻底的告诉所有觊觎卫箬衣的皇子们,断了这个心思吧!卫箬衣作为侯府嫡长女的身份,那只有招赘,没有出嫁!

身为皇子,怎么可能招赘入别人府邸!

只是瞬间,萧瑾的手脚都有点发冷,发僵。

老夫人说这话不是胡乱说的。怕是将来到了卫毅那边,存的也是这个心思吧!

见将卫箬衣给唬住,也将萧瑾给敲打了,老夫人这才放缓了自己脸上的表情,“五皇子殿下,劳烦你安排一下,老身想带着郡主马上动身。”

“是。”萧瑾木然的颔首,抱拳,随后略显的僵硬的转身,走出了大堂。

“奶奶!”等萧瑾离开之后,卫箬衣跺脚说道,“您刚才都说的是什么啊!”

“说的是人话,你听不懂吗?”老夫人横了卫箬衣一眼,“皇家的媳妇不好当!”想想她年轻的时候,差点也进入皇家当皇家的媳妇,不过最后还是嫁给了那臭小子的爹。旁人替她惋惜,只有她知道自己嫁的是有多好。

那个红围墙围起来的地方又有什么好的!人人都想进去,却不知道进去了,便没有了自我了。

“奶奶这是为你好。你以后就明白了。”老夫人终究还是不忍过多的苛责卫箬衣,她放缓了声音,将声音压的低低的,柔声说道:“奶奶知道你一直都喜欢五皇子殿下,但是皇家的人对旁人有多少是能真心实意的?他即便将来不参与什么,也会封王,你看看咱们大梁的王爷,又有几个府里不是莺莺燕燕一群的。你受得了?即便他对你好,不招惹一些是非桃花回来,但是皇家的规矩你挨的住吗?算了算了,这里不是谈论这些事情的地方。你与奶奶一起走,等以后你慢慢的体会一下便能明白了。”别说是皇家的规矩了,便是寻常世家里面那些多的吓死人的规矩,也能将卫箬衣给压趴下。老夫人自己的孙女什么脾气秉性,她知道。与其将来嫁出去受气,不如留在家里称王称霸!

卫箬衣听完也在心底长叹,她知道奶奶是对自己好,为自己着想,可是……

想到适才萧瑾离开时候背影的落寞沉寂,她的心好像也跟着一空,若不是被奶奶拽着手腕,她都想跟出去看看了。91香蕉io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