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二代ios最新版下载

秦瑟忍不住提醒道:“你这么急做什么,我们现在的情况,还未必适合开店,信义广场那么多国际大牌,谁会在意咱们这个不知名的小品牌,不如我们再等一段时间,免得回头要是亏了,连房租都付不起。”

丁丁倒是颇不以为然:“咱们现在有了霍长卿这样的大靠山,淡雅姐又说了,全力为我们加持,咱们开店的计划完全可以大大提前了。”

瞧着丁丁一副热火朝天的样子,秦瑟也不想泼她凉水,索性道:“那你就去看看吧,不过咱们到底能不能开店,回头我们要慎重评估一下。”

丁丁到房间换过出门的衣服,站在客厅里,冲着秦瑟比了个“ok”的手势:“放心啦,我也就是说着高兴,既然淡雅姐那么客气,主动提出来租我们铺子,咱们总不好装作什么都没有听见,我去看一看,就当心里有个底,至于什么时候开店,再慢慢商量。”

说着话,丁丁便跑了出去。

秦瑟摇了摇头,又拿起画笔,继续画自己的图。

一沉浸到工作当中,秦瑟便有点忘了时间,不知过了多久,一阵手机铃响,才让秦瑟抬起头。

放下画笔,秦瑟拿起放在旁边茶几上的手机,看看来电人,便不由自主笑了起来,居然威廉又打来了。

“秦瑟,我就在你家楼下,出来一趟吧。”

威廉声音温柔地道。

秦瑟立刻吃惊起来:“你……到东城了,不是在新加坡开会吗?”

威廉笑了:“我的心爱的姑娘快要被别人抢走,我当然要赶紧过来。”

清纯美女身材火辣笑容甜美

秦瑟摸了摸自己的鼻子:“威廉……”

电话那边,威廉咳了一声:“我刚才问过丁丁你的地址,她说你在家里,下来吧,我们一起共进午餐。”

十分钟后,秦瑟走下了楼梯,果然看到威廉站在不远处的一辆车旁。

秦瑟摇着头笑起来,走上前去,和威廉拥抱了一下:“我没想到你会过来。”

威廉拍了拍秦瑟的后背:“昨晚那一通电话,让我心惊肉跳,索性决定,还是得过来见你一趟。”

秦瑟放开了威廉,对他耸了耸肩:“我也没有想到,我失散的家人,居然会……”

威廉并没有让秦瑟说下去,只是亲自为她打开了车门:“我们进去再说!”

秦瑟听话地坐进了车里,等着绕到另一边的威廉上车,她已经猜出,威廉为何会急着赶过来,说实话,这让秦瑟十分不安,甚至有些歉疚,

这时威廉并没有上车,而是背过身看向了他们的车后。

秦瑟不免好奇,顺着威廉的视线看了一眼,立刻吃了一惊。

一辆劳斯莱斯正好停在后面,而霍长卿从车里钻出来,正朝威廉走了过去。

两人很快站到了一起,握手致意之后,秦瑟注意到,霍长卿往她这边看了一眼。

秦瑟赶紧掉过头去,不免有些傻了,怎么也弄不明白,霍长卿为什么会在此时出现,他怎么知道威廉过来,难道是长了千里眼。

片刻之后,威廉敲了敲秦瑟这边的车窗,前面司机替她打开窗子,秦瑟抬头看向正弯腰望过来的威廉。

“霍先生想请我们一起去喝茶,你觉得呢?”

威廉神色淡定地问道。

秦瑟眼睛眨了好几下:“那……会不会不方便?”

威廉看了看秦瑟,随即站直身体,隔着车子朝着对面道:“我记得中国有句古话,客随主便,既然霍先生邀请,秦小姐和我都觉得非常荣幸。”

秦瑟忍不住摇头,她和威廉吃顿饭,居然霍长卿要插进来,想想到时候的场面,都让人觉得不知所措。

不自觉地,秦瑟扭头往另一边看了眼,没想到,居然和霍长卿目光对个正着,秦瑟脸皮一紧,赶忙坐正,貌似什么都没有注意到。

几分钟后,威廉从另一边上了车。

“你本可以拒绝他的。”

秦瑟嘀咕道,明知道挺尴尬的,她不理解,威廉为什么还要答应霍长卿。

威廉有意开了句玩笑:“你觉得,就算我拒绝,能阻挡霍先生跟在我们后面,说不定,到时候还得我请客,比起首富,我算是穷人。”

秦瑟:“……”

车子发动了起来,威廉看了眼已经开到前面的霍长卿的车,叹了口气:“真没想到,这位霍先生居然是你……丈夫,顿时让我有危机重重之感。”

这话令秦瑟立刻头疼了:“他对我来说,完全是两个世界的人,我到现在都觉得无法想象,怎么会和这位霍长卿有这种联系,甚至更想不到,我们居然还有共同的孩子。”

话说到最后,秦瑟的声音不由自主放大,没有人能理解她此刻有多苦恼,那个未知的过去,几乎给了秦瑟重重的一击。

威廉望着秦瑟,许久没有说话。

“威廉,会不会他们弄错了?我只是比较像那位霍太太而已,”

秦瑟看向了威廉,求救一般地道:“我想离开这里了,再也不回来,我觉得自己……快应付不来了。”

威廉长长地叹了一声,抓住秦瑟的手,问道:“你是认为,那样的过去让你难堪吗?”

秦瑟愣住,好半天后摇了摇头:“不是难堪,我只是觉得,我的过去超出了自己的想象。”

“也超出了我的想象,”

威廉笑了起来,随即拍了拍秦瑟的肩膀:“既然事实就在眼前,逃避并非最好的解决办法,不如,和那位霍先生谈一谈,说出你的想法,我想他不是那么难以沟通的人,告诉他,你拿不准和他的关系,想要慎重考虑。”

秦瑟无助地摇了摇头:“我可以告诉他,我不想回到以前的生活?我已经习惯了做秦瑟,苦心经营自己的小品牌,努力地想获得成功,为自己每一点小小的进步窃喜,打算要做新一代的香奈尔?”

“你和他谈过吗?”

威廉好奇地问道。

秦瑟皱起了眉头,昨天她是和霍长卿谈过,可几乎都是在听霍长卿讲话。

说心里话,跟霍长卿在一起,秦瑟心里除了紧张,还是紧张,而似乎霍长卿习惯了掌控一切,你明明觉得他在表白,却带着舍我其谁的霸道,霍长卿显然为她定好以后的路,根本没在意,秦瑟会有不同的想法。富二代ios最新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