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容乃大app

  “伴读?宣阿宝去做伴读?”盛思颜皱起眉头,看着那传旨的内侍,有些发晕。

   这是怎么回事?

   大皇子做他的太子得了,为什么还要阿宝去做伴读?

   盛思颜定了定神,从内侍手里接过圣旨,寻思着用什么法子去宫里打消夏昭帝的念头。

   阿宝从地上站起来,轻轻拽了拽盛思颜的衣襟。

   盛思颜低头,看见阿宝对她笑道:“娘,您别担心,反正我也经常进宫,不碍事的。”

   以前进宫是夏昭帝陪着他玩,以后进宫,是他陪太子读书……

   这两者的区别可是大了去了。

   盛思颜心里很是不悦,但是没有在阿宝面前表现出来,她也笑了笑,道:“嗯,等娘进宫问问你皇帝外祖。”

   “夏阳公主,这事儿是王相和叔王共同决定的,圣上也没反对,痛痛快快就盖了印,您还是好生想想再进宫。——告辞!”那内侍笑着点拨了两句,才带着宫里的侍卫离去。

   盛思颜看着那内侍的背影,皱起了眉头。

   周老爷子将他们母子叫到松涛苑,问道:“……这圣旨是怎么回事?阿宝是我神将府的继承人,去给太子做伴读,不怕降了身份?”

   清纯粉嫩绝色双娇小黑裙私房照

   盛思颜心里一动,明白过来,苦笑道:“恐怕,那边想的就是要让阿宝摆正他的位置。”

   让阿宝去给太子做伴读,不仅是在提醒他们神将府,而且也是在提醒天下人,阿宝只是皇帝的外孙,并不是皇帝的孙子。当然,更比不上皇帝唯一的儿子……

   之前夏昭帝对盛思颜和阿宝的盛宠,到底还是戳了某些人的眼睛。

   圣上一立太子,那些人马上就跳出来要教盛思颜和阿宝做人了。

   周老爷子挑了挑眉,“呵呵,这是完全不把我放在眼里?看我老了,怀轩又不在府里。神将府就能任由他们揉搓了吧?”

   盛思颜心里一动。心生一计,笑道:“祖父,您别想多了。咱们根本就不用管那些人怎么想。想给神将府一点颜色看看,他们还不够资格。您放心,阿宝可以给太子殿下做伴读。横竖这圣旨又没说做一辈子,咱们进宫做做样子。等我父皇病愈了。再来跟他们算账。”

   “这又何必?我说一句话,就不信那些人还敢找阿宝的茬儿!”周老爷子老当益壮。还是很有气势地说道。

   盛思颜微笑着摇头,“祖父,真不碍事。阿宝,不是谁都能欺侮的。去给太子做伴读也好。跟太子殿下熟络熟络,以后也好说话。况且太子殿下不是不讲理的人。”

   “可是放阿宝一个人进宫,我总是不放心。”周老爷子忧心忡忡说道。“不如给怀轩一封信,让他回来看看?”

   盛思颜忙阻止周老爷子。“千万不要让怀轩知道。等他病情稳定了,他自然会带信回来,到时候再说也不迟。”

   周老爷子见盛思颜胸有成竹的样子,想了想,也不再劝,只是道:“我不管你如何打算,阿宝的安全是第一重要的。他如果进宫,一定要带护卫。”

   “那是自然。”盛思颜笑道。

   堕民精英八姓都在他身边守护,怎么可能有人伤得了他?

   再说阿宝年纪虽小,自己的本事却已经在周怀轩的亲自教养之下,突飞猛进,有容乃大app很是厉害。

   盛思颜带着阿宝回清远堂,嘱咐他道:“去宫里给太子殿下做伴读,最重要记得不要做出头鸟,凡事装傻藏拙就好。”

   阿宝笑嘻嘻点头,“我知道,我都让着太子就行了。”

   阿宝打定了主意,凡事都不跟太子争,第一都让太子得去最好。

   盛思颜见阿宝这样懂事,又很是心疼他,将他揽入怀里,亲了亲他的额头,怜惜地道:“也不用太委屈自己。偶尔赢一两次也不要紧的。”

   “没事没事,其实我不喜欢要别人的强。”阿宝忙宽盛思颜的心。

   ……

   太子的立储大礼结束之后,阿宝和另外几个尚书侍郎的儿子就要每天进宫,给在东宫念书的太子做伴读了。

   本来伴读应该住到东宫,半个月才能回家一次。

   盛思颜当然是不肯的,她去找了王毅兴,强硬说道:“如果要阿宝去东宫住半个月才回家,那这个伴读我们也不做了,你们另寻高明吧。”

   王毅兴知道她很少说狠话,但是一旦说了,那是言出必行。

   出了半会神,王毅兴点点头,“那就每天去东宫吧,不用住了。”

   王毅兴这样好说话,盛思颜倒是没有料到,她怔了怔,换了话题问道:“你夫人怎样了?我托天下药房找的药材找到了,如果你不嫌弃,我让我爹来给你夫人治病。这个药材很对症,只要坚持下去,过一两个月她应该就能醒过来了。”

   “啊?”王毅兴也一怔,过了许久方道:“多谢你了,我回去看看幼岚的情形。”

   盛思颜应了,回去等他的消息。

   ……

   王毅兴回到相府,径直去了尹幼岚躺着的屋子。

   他一去,就马上去浴房洗漱,换了衣裳,出来端了一盆热水,给依然晕迷的尹幼岚擦洗身子,给她换上干净的衣衫,再给她梳头。

   尹幼岚虽然一直在晕迷中,但是头发还是每七天洗一次,王毅兴听了王氏的教诲,每天都让人给尹幼岚按摩全身的穴道。

   但是尽管每天不间断地按摩,尹幼岚在床上晕迷了六七年,全身的肌肉还是不可避免地萎缩了。

   王毅兴看着尹幼岚消瘦憔悴的样子,叹了口气,将她放回床上,给她盖好被子,然后坐在床边。轻声跟她说话。

   “……今天夏阳公主来找我,不想她儿子去东宫住。虽然做伴读就是要进东宫陪着太子住的,但是阿宝不一样,他目前是神将府唯一的继承人,才六岁。若是在东宫有个三长两短,我怕连太子都难保……”

   “……夏阳公主说找到了药,要请盛七爷来医治你。幼岚。你还能醒吗?”

   这么多年来。王毅兴在尹幼岚的床前自言自语已经成了习惯。

   起初只是寂寞,无人说话,而尹幼岚晕迷在床。是个倾诉的好对象。

   后来就成了习惯,每天不说几句就不舒服。

   “王相又在屋里对着夫人说话呢?”

   “是呢,王相对夫人真是好。真可惜夫人一直醒不过来……”

   外屋的丫鬟婆子窃窃私语,对于屋里两位主子的情形已经习以为常了。

   ……

   很快到了阿宝入东宫伴读的时候。

   盛思颜亲自带着范妈妈和樊妈妈送了他过去。

   盛思颜是夏阳公主。是太子长姐,就算太子也要对她躬身行礼。

   “长姐。”太子带着人应了出来。

   盛思颜微微一笑。对太子颔首道:“太子,我把你外甥交给你了。他年纪小,不懂事,如果做错事。说错话,请不要和他计较。如果他得罪你,你告诉我。我来罚他。”

   这是在暗示太子,不要想给阿宝使绊子。

   太子忙道:“长姐放心。阿宝这样乖巧。一定不会淘气的。”

   盛思颜笑了笑,跟着太子去东宫,里里外外都看了一遍,甚至把东宫上上下下的人都看全了。

   她的记性奇好,只看了一遍,就将这些人都记住了,对他们一个个点着名字,吩咐道:“你们是东宫的人,要记得好生服侍太子,不要寻衅滋事。若是让我知道,定会禀告父皇,重重处罚!”

   盛思颜在东宫软硬兼施,就是为了威慑他们,免得这些人私下做手脚,给阿宝穿小鞋。

   阿宝笑眯眯地跟在盛思颜身边,并不说话,一副脾气很好的样子。

   他把阿财揣兜里带来了,只想等下没事的时候,就跟阿财玩。

   盛思颜回身又交代了阿宝几句话,才带着人走了,只把范妈妈和樊妈妈留下。

   这两个人都是普通仆妇打扮,东宫的侍卫都没有放在心上。

   进宫伴读的这些孩子都是贵胄出身,都带着小厮还有丫鬟婆子,阿宝倒是带的人最少的。

   ……

   从宫里出来之后,盛思颜就去了盛国公府,跟盛七爷一起去王毅兴的相府。

   王毅兴终于想通了,给她传话,说想用盛思颜寻到的奇药试一试给尹幼岚治病。

   “夏阳公主,盛国公。”王毅兴从尹幼岚的屋子迎了出来,“两位里面请。”

   盛思颜和盛七爷进了里屋。

   看着屋里躺着的那个憔悴瘦削的女子,盛思颜有些伤感。

   她还记得尹幼岚那时候的美貌出众,但是在病床上晕了这么久,再美的美貌也已耗光了。

   但是王毅兴似乎对尹幼岚更上心了。

   盛思颜留神打量王毅兴的一举一动,特别是他看尹幼岚的目光,里面有着他自己都未曾觉察的怜惜。

   王二哥终于放下了。

   盛思颜的心情陡然轻松起来,有些促狭地想,王二哥果然对病弱的女子更有心……

   她笑着对王毅兴仔细说了那药的疗效,对于尹幼岚病情的帮助,末了道:“这药我爹也是第一次用,希望疗效能有书上说的那么好。”

   这几乎是尹幼岚唯一的希望了。

   王毅兴点点头,道:“不会更糟的话,就没事。”

   盛七爷笑道:“那是,最多就是跟现在一样,不会更糟的。”

   “那就请吧。”王毅兴让开身子,请盛七爷过来诊脉,盛思颜在旁边打下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