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日葵视频免费下载直播app

  向日葵视频免费下载直播app那黑衣人和周怀轩走后,周老夫人房里的丫鬟婆子终于冲了进来。

   “老夫人!老夫人!”

   “老夫人刚刚中风,这又受了这么重的伤,可怎么办啊?!”“

   “刘嬷嬷,老夫人的情况好像看起来不太好,要不要去跟老爷说一声?”

   “这窗户大开,老夫人脖子上还缠着一跟白绫,勒得脖子上一条红印,咱们不能不去回报啊!”

   周老夫人气息奄奄地躺在床上,那条白绫伤了她的喉咙,她现在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更不想让自己的下人去周老爷子那里回报!

   但是她又无力阻挡,只好眼睁睁看着自己房里的婆子匆匆忙忙离开她住的院子,往外院周老爷子那儿去了。

   因是除夕夜里,神将府里戒备森严,这婆子费了好大的力气,才来到外院周老爷子的地儿。

   “……老爷睡下了。”周大管事出来道,问那婆子,“老夫人怎么啦?”

   那婆子惊慌道:“刚才……刚才好像有人跑到老夫人房里,要杀老夫人!”

   “哦?”周大管事捋捋自己的髭须,“那杀了没有?”

   “用条白绫勒住了老夫人的脖子,幸亏我们去得及时,那人就跑了。”

   清纯长发美女午后拥抱阳光

   “……什么人?你们看见了吗?”周大管事凝神问道。

   “没有……”那婆子低下头,“等我们听到声响进去的时候,发现窗户大开,老夫人脖子上套着条白绫躺在床上,出的气多,入的气少。”

   周大管事“嗯”了一声。“知道了。大过年的,大家都不想不开心。你去外院叫个郎中进去给老夫人看诊吧。”说着,转身进去了。

   这婆子也知道老夫人跟老爷子闹别扭。

   以前也闹过,但是老爷子从来没有这样不管老夫人。

   这一次,老爷子好像是真的生气了。

   这婆子忐忑不安地去寻了郎中,依着周大管事的意思,是不想让周老夫人死在正月里。免得晦气。

   因此那郎中用足了各种珍奇的大补之药。只给周老夫人吊着一口气。

   反正拖过正月就行了。

   已经是风烛残年,又刚刚中风的人,还被白绫勒得只剩半条命。恐怕盛老爷子再世,也无法让周老夫人延年益寿了。

   至于白绫是谁勒的,是主子们要考虑的问题。

   不是他一个郎中该管的事。

   ……

   除夕夜的大夏京城寒冷刺骨,月色洒落一地银辉。

   神将府内院的丛林灌木。亭台楼阁,在夜色中影影绰绰。如同棋子一样在棋盘上星罗棋布。

   这里的小路曲曲折折弯弯绕绕,途中还不时有值夜的婆子,打更的下人,不能显身的暗卫不时穿梭来去。只有非常熟悉神将府内院的人,或者特别艺高人胆大的人,才能在这内院里穿梭自如。

   周怀轩追着那黑衣人来到神将府内院西南角葳蕤堂外的树梢间。眼神微微一凝,右手一抖。力透鞭稍,那长鞭顿时硬如长剑,往前面黑衣人的背后直扎而去!

   那黑衣人背后如同生了一双眼睛一般,也不回头,身形陡地往右平平位移,借着树枝的遮挡,已经往另一棵大树上飞身而去。

   周怀轩正要追杀上去,眼角的余光瞥见地上出现另一个道黑影!

   那人躲在大树后头,没提防月光从她背后照过来,将她的影子清清楚楚投影在地上。

   那影子纤细高挑,像是个女子的身形。

   周怀轩眉间肃然,手中长鞭猛力往前挥出,似要击打他前面的黑衣人。

   但事实上,他长鞭往前挥到尽头,已经趁势回转,往身后大树后面藏着的另一个黑衣人头上抽去。

   那人大吃一惊,没料到前面使鞭那人不用回头,就窥破了她的藏身之处!立刻就地一滚,躲开长鞭凌厉的攻势,同时一按手臂上绑着的劲弩,一支上了毒的弩箭嗖地一声往前射去!

   周怀轩立时回身,长鞭回转,将那破空而来的弩箭从半空中卷住,再次往后掷出!

   竟是要以子之箭,攻子之身!

   那地上发射弩箭的黑衣人吓得忙在地上再次滚了一圈,才将将避开。

   噌!

   那被周怀轩长鞭倒掷回来的弩箭扎到地上,箭头深深没入地底,只留箭尾在地表微微颤动。

   那凌厉的来势,居然不亚于任何良弓劲弩!

   那身材纤细的黑衣人赫然抬头,正好看见周怀轩转身回头,目光狠戾,寒意十足。

   他俊美无俦的面容在月光下越发夺人心魄。

   修长的剑眉,狭长幽深的眸子,高挺如峰的鼻梁,还有在月色下越发苍白的肤色,快如闪电的身形,寒意深深,杀气十足,完全不像一个活人,反而像是地狱里走出的杀戮魔星!

   先前周怀轩追杀的那个黑衣人便趁机赶紧往前飞奔,企图摆脱周怀轩。

   “想逃?”周怀轩淡淡吐出一句话,他的身形却比他的声音更快,已经倏地一声来到前面那黑衣人身后不远的地方,长鞭再次无声无息递出,缠住前面黑衣人的小腿,往下一拽!

   那黑衣人顿时身形不稳,从树上急坠而下。

   周怀轩后面那个身材纤细的黑衣人见状,手腕一抬,一柄匕首破空而出,往周怀轩背后刺去!

   周怀轩这一次却没有长鞭回转,而是身形陡地往前一扑,那柄匕首便从他头上飞过,去势不减,径直往前面那个黑衣人站的地方射过去。

   前面的那黑衣人本来想砍断周怀轩的长鞭,不使自己被那长鞭拽下树。

   但是听到一柄雪亮的匕首破空而来的声音,他无奈之下,只好顺着长鞭之势往下坠,躲开那柄匕首,同时恼恨地回头看了一眼。

   一看之下。他才发现还有一个黑衣人,居然跟在周怀轩身后!

   那黑衣人的身形让他心里一惊。

   他的眸子眯了眯,身形在半空中如陀螺般逆向旋转,终于摆脱了那缠住他小腿的长鞭。

   周怀轩的长鞭却又迅速回转,往他身后身材纤细的黑衣人抽了过去!

   那黑衣人这时已经从地上爬起来,从腰间抽出一双金丝手套戴上,双手一举。抓住周怀轩长鞭的鞭稍!

   她力气奇大。手上的金丝手套又不怕长鞭上的倒刺和暗钩,竟然将周怀轩阻了一阻。

   周怀轩唇角微勾,淡淡地道:“一、二、三!”

   三字刚数完。他的长鞭突然再次变得坚硬无比,如同矛刺一般,往前猛地伸出,竟要将那身材纤细的黑衣人刺个透明窟窿!

   他身后身材高大的黑衣人见状如同疯了一样。不管不顾地往周怀轩背后猛扑过来,身上各种暗器如同蝗虫一般往周怀轩招呼过去。手上不知什么时候拿着一截带了链条的三节棍,径直攻向周怀轩的后脑勺!

   周怀轩并不回头,一只手握着长鞭,另一只胳膊往后一探。大袖往背后一拂,带起一股劲风,将那些暗器纷纷击落。同时一只手如同铁铸一样,从袖子里伸出。竟然直接抓住三节棍,往前一推,那三节棍顿时如同纸糊的一样,寸寸断裂!

   地上那个身材纤细的黑衣人见长鞭扫来,腰身猛地往后一折,整个人弯如旋弓,才堪堪躲过长鞭致命一击。

   但是周怀轩长鞭如臂使指,力随心转,见不能将那身材纤细的黑衣人刺个透明窟窿,便将力道往下一压。

   那腰身弯折如弓的黑衣人正要扭身跃起,却正好跟周怀轩下压的长鞭撞上了!

   她大惊失色,只好将右臂抬起,右手握成拳头,力气灌注在整条右臂上,硬生生承受了周怀轩的半条长鞭的压力!

   但是周怀轩的长鞭何等厉害,而且上面灌注了他的暗劲内力,一抽之下,那身材纤细的黑衣人顿时发现自己右臂虽然没有破皮骨折,但是筋脉尽断,一点力气都没有了!

   这条胳膊算是废了!

   她低低地惨叫一声,左手抱着自己的右胳膊,一下子失去的平衡,往右侧倒去。

   周怀轩双眸冷凝,毫不留情地再次挥鞭抽了过去!

   周怀轩身后那身材高大的黑衣人猛地扑了过去,拼尽全力用身体挡在那身材纤细的黑衣人身前,承受了周怀轩重重一鞭!

   周怀轩想留活口,便收回一半的力道,身形晃动,蹂身而上,往那身材高大的黑衣蒙面人脸上抓去,一把扯下他的蒙面黑巾!

   出现在他眼前的,却是他曾经见过的阮同的橙色面具!

   正戴在那黑衣蒙面人头上!

   周怀轩顿了顿,冷笑道:“阮同已死,你又是谁?”

   那身材高大的黑衣人并不答话,往前扑倒在地,原来已经被周怀轩抽晕了过去!

   周怀轩正要上前揭开他的橙色面具,另一个身材纤细的黑衣人突然掷出一个黄色圆筒。

   从那黄色圆筒里冒出丝丝白烟,有股奇怪的味道。

   周怀轩一怔,连忙抬手掩在面前,屏住呼吸。

   就这一刹那的功夫,那身材纤细的黑衣人已经用没有受伤的左手抱住晕厥的另一个黑衣人,消失在重重的夜幕中。

   周怀轩缓缓放下袖子,看着那两个黑衣人消失的方向,淡淡地道:“……是时候要清理门户了。”说完一脚踩扁地上的黄色圆筒,拂袖而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