污污视屏

  “鬼才担心你!”络青衣没好气说着,双手奋力抽出,挣脱了他的怀抱。

  墨彧轩顺势放开她,依然将她抵在石壁上,轻啄着她的唇角,慵懒清柔地开口:“小青衣就是嘴硬,明明在担心爷却不肯承认,小青衣的心里定是有爷的。即便如此,你还一味的想着逃吗?”

  络青衣微眯着眸子,怀中的拂尘啪嗒一声掉在地上也不予理会,她感觉的到这混蛋对她的态度有些改变,为何会突然变了呢?

  她勾着嘴角,嘲笑道:“墨彧轩,说说吧,你想如何?”

  墨彧轩一脚踢开这碍事的东西,对着怀中佳人温柔轻笑,“想让小青衣认清自己心里想的是谁,想让小青衣知道爷一旦认定的人便逃不开,想让小青衣明白爷…把你放心上了呢。”

  络青衣嗤笑,讥讽的看着他,贴着他的唇畔吐出几个字,“你还有心?”

  墨彧轩不怒反笑,长指在黑沉俊俏的小脸流连,声线魅惑,“爷很是受伤,小青衣竟然不信,不过…”又啄了一下她柔软的粉唇,轻拍着她的小脸,嬉笑道:“不过爷迟早会让你相信,爷喜欢你!爷也会让你亲口承认,你喜欢我!”

  或许从对她下蚀心蛊那一刻他便有了决定,只是时至今日他才看清,他心里有这个丫头,不是玩弄,也不是戏谑,是真真将她放在心尖上的。不然,他为何要下蚀心蛊呢?蚀心蛊,腐蚀的不仅是她的心,还有他。

  若不是凌圣初的提点,怕是小青衣那样刚烈要强的性子,只会离他远远的,甚至天涯陌路至死不见,他握的越紧,小青衣越是反抗的厉害,那不是他想要的结果。

  他不愿见凌圣初一人孤独,又怎愿自己孤独?这滋味已经尝了十九年,尝够了也终不必再尝了。

  他是气,气凌圣初这样的不开花的铁树竟然都看清了他的心思,气他自己为何不早一点发觉,以至于让小青衣恨久了他……

  络青衣愣愣的抬头看着他,脑中交织着一幅幅片段,拼凑起来是那般的完整。

   亲切感美女气质清纯街拍美照

  他说,我想要的,没人能够阻止,也定会得到。

  他说,你可以选择咬我。

  他说,你喜欢我。

  蓦地肩膀一凉,温凉的唇瓣印在她上了药的肩胛处,络青衣缓缓回神,低下头便看见那人目光怜惜的看着她肩膀处的伤口,“还疼吗?”

  忽然,她心口一阵紧缩,墨小贱在问她还疼吗?她真的没有听错?这画面,这画面温暖的竟有些不真实……

  “冷…”一阵凉风吹过,她破坏了这画面的美感,破坏了此时的气氛,将衣襟上拢,还不等系好,便被那人抱进怀里,慵懒风流的声线霎时响起,“冷就抱紧我,会暖。”

  络青衣眨了眨眼睛,这人改了策略换了战术是不是?墨小贱今天吃错药了是不是?用不用她给治治?

  墨彧轩将精致的下巴搁置在她另一侧没有受过伤的肩膀上,一手抚着她的后背,懒懒道:“小青衣在想什么?”

  络青衣僵硬的站在原地,任那人将她拥紧,再拥紧,惊讶到不知说些什么,问她在想什么,可笑的是就连她也不知自己在想着什么。

  墨彧轩笑着在她脸颊上落下一记轻吻,似羽毛柔软,似晚风清凉,一手微转将地上的拂尘吸起来握在手心,另一只手抱着她的腰,足尖一点,带着不曾回神的她离开此地。

  当络青衣反应过来的时候,她已经被墨彧轩带着回了房,同样的,他也不走门,直接从敞开的窗户飞进,然后衣袖潇洒的一挥,将窗户关上。

  “主人。”沐羽感觉到络青衣的气息,甜腻的叫了一声,从床上爬起,却看见青衣被那个混蛋抱在怀里,小手一握,指着那人愤声道:“放开她!”

  墨彧轩看着沐羽,挑眉一笑,当着沐羽的面在络青衣的唇角吻了吻,宣示着他的主权,声音中带着警告:“小家伙儿,是爷这几日对你太好了,连爷都敢训斥,嗯?”

  沐羽软软的小身子一颤,默默的收回小手,十分委屈地看向络青衣,“主人,他欺负小沐沐…”

  络青衣推开墨彧轩,“九皇子连小孩子都欺负,说出去不怕丢人?”

  墨彧轩握着她的手不放,轻挑地笑着:“我不怕丢人,却怕丢小青衣的人,所以我还是对他好些吧!”

  沐羽稚嫩的嗓音发出咦的一声,灿金的竖瞳满是惊讶,他怎么对主人这么温柔,怎么多了几分柔情,怎么不在自称爷了?

  墨彧轩侧头看了眼沐羽,又看着不知想什么的络青衣,缓缓开口:“这是爷对她的特权,只对我的小青衣。”

  络青衣感觉心上一震,说不出那是什么感觉,有些酸,有些甜,还有些莫名的情愫,全在心上涌动,似乎翻滚纠缠在一起,扯也扯不开。

  “你喜欢主人是吗?”沐羽软软腻腻的开口,令络青衣有些温热的指尖更是一颤,随后被墨彧轩紧紧握住。

  “喜欢!可惜小青衣不在意,爷很伤心啊。”墨彧轩语气中有些惋惜,眸光温柔的看着满是震惊的络青衣,将她的小脸扳正,让她与自己对视,几分无奈溢出唇畔,“小青衣,你什么时候也能把我放在心上?我有些等不及了。”

  “等不及什么?”络青衣下意识脱口而出,暗恨的咬唇,她怎么着了墨小贱的道?不去看他那含笑的眸子,那眸子只会让她安静的心掀起阵阵波澜。

  “唔,等不及娶你。”墨彧轩在她耳畔轻声开口,神色认真,似乎在等她的回应,人生在世不过珍稀二字,他不想后悔,不想遗憾,他只想怜取眼前人。

  络青衣偏头,正好与他微张的唇畔相撞,微微向后退去,却被那人按住脑后,向他压来,含住她的唇便将她要说的话吞没在唇齿之中。

  沐羽好奇的看着,小脸爬上一抹红润,主人和墨彧轩他们俩…他们俩能不能顾忌些,还有未成年在场,有些事情少儿不宜啊!

  络青衣余光瞥见沐羽看好戏的样子,恨恨的传音骂了他,又狠狠的踩了墨彧轩一脚,趁他吃痛时用尽全力将他一推,自己则倒退数步,身子撞在门板上疼得她嘶了一声。

  墨彧轩低低的笑了起来,对她伸着手,“过来,我给你揉揉。”

  络青衣白了他一眼,揉着胳膊,咬牙道:“不劳九皇子贵手。”同时在心里暗骂了句谁用混蛋的假好心。

  沐羽跳下床,向她跑来,刚跑了一半便被一阵强风推至窗外,随后窗户再次便关上,沐羽呈一道弧线飞了出去,稳稳的落在奕风手中。

  “奕风,看着小家伙儿,爷要和小青衣独处。”墨彧轩命令的声音传至窗外,让在奕风手中挣扎的沐羽停止了动作,沐羽提溜着一双大大的眼睛,要和主人独处,他是不是不能破坏主人下半辈子的幸福?

  “过来。”屋内只剩两人,墨彧轩再次对她伸手,见她站着不动,坐在椅子中懒懒一笑,“别让我点住你穴道!”

  络青衣撇撇嘴,迈着脚步,缓缓向他靠近,同时也在怀疑难不成墨小贱是真的喜欢她?不是他的另一种把戏?

  墨彧轩嫌她走的太慢,离他不远时伸手猛地一拽,将她拽到在自己怀中,她刚要动,威压散出,“别动!”

  络青衣听话的不再动,墨小贱对她使用了玄技,她在折腾就是找死,大不了就是被吃些豆腐占些便宜,她都被他看光了还怕这些做什么?

  墨彧轩将她扶稳,让她坐在自己腿上,脱掉她的外衣里衣,露出她浑圆白皙的肩膀,那肩膀处还可见五道浅浅的抓痕,其中两道口子再次结痂,想到此,他深紫的眸底划过一抹愧疚,从怀中拿出一瓶药膏,替她涂抹着,“要不你划我两刀出出气?”

  “好啊!”络青衣想也没想的点头,两刀不够出气,能不能再多几刀?

  墨彧轩手指弹了下她的额头,笑骂道:“小没良心,你是有多恨我。”

  络青衣享受着皇子亲自服侍的高级待遇,咂了咂舌,“别把自己想的太高大,你还不值得我去恨你,最多是讨厌你罢了。”

  闻言,墨彧轩替她涂药的动作一顿,嘴角微微勾起一抹耐人寻味的弧度,手指划过她的锁骨,她的…络青衣一把抓住他的手,谄媚一笑,“说笑的,爷怎么能信了呢?”

  “真的?”墨彧轩扬眉,眸中充满了怀疑。

  络青衣犹如拨浪鼓一样点头,四两拨千斤道:“爷这药不错,不如送我几盒吧?”

  墨彧轩笑着睨了她一眼,“千金难求的玉脂露,小青衣想要几盒?你还欠着我三千两黄金,不如一起算了?”

  络青衣脸色一黑,提起那三千两黄金就让她想起两个字,字正腔圆吐字清晰的道出:“禽兽!”

  “嗯!”墨彧轩点头,“小青衣再一次答应,让我不做禽兽都有些说不过去了你说是不是?既然这样,今晚…让我一逞兽欲如何?”

  “痴心妄想的混蛋!”络青衣眸内怒意深深,牙齿磨得咯吱作响。

  墨彧轩趴在她颈窝处低低的笑着,又抱着她亲了又亲,长叹了一声,紫眸凝视着她,“方才我去见了圣初,他说,我将你逼的太紧,我未曾看清自己的心,我做事太过偏激诡诈。小青衣,是吗?”

  络青衣与他双眸对视,心里的滋味犹如触电,明眸如雾,抿了抿唇,“若我想走,你…”

  “我不会放你走。”墨盵嘢打断她的话,声音倏地变冷,眸中笑意染了寒,“也不会解了你的蚀心蛊,若你所爱非人,我会亲手结束你的性命,生不同衾死同穴。蚀心蛊,若你爱上他人,不仅是你要承受蚀心的疼痛,我的疼痛更甚,直至痛感消失,下蛊人必死!我愿拿命作陪,只为你一世心,一生情。小青衣,你还要走吗?”

  络青衣瞪大了眼睛,下唇咬出了一道血痕,无比惊骇的看着他,本以为蚀心蛊是她独自承受,不曾想…他…是认真的。

  我愿拿命作陪,只为你一世心,一生情。

  如此,她还会走吗?

  她时刻想离开皇宫这座牢笼,可如此,她真的走得开吗?

  “我…”络青衣被他捏住下巴,紧咬的唇瓣松开,神色极为复杂。

  “告诉我,即便我对你真心,你还要走吗?”墨彧轩深深的望进她眸中,声音之中带了几分暗哑,他在等她的回答,他希望是他期望的答案,可又怕是他不想听到的那句话。因她想离开的想法是那样的强烈!

  “若…若你真心,我…”

  “我可以放你走。”墨彧轩终是不忍听到她的回答,懒懒一笑,捏着她下巴的手缓缓松开,将她搂在怀中,声音极低,“记得,把我也带走。”

  ------题外话------

  明天考试,后天忙会场,所以今天的二更推迟到28号,望亲们见谅!

  小青衣和小轩子终于要见月明了,不易,实属不易啊…

  ps:前面再多铺垫都是值得了。污污视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