含羞草实验研究所中心

  含羞草实验研究所中心 古陵国行馆,稀疏的杏树下,几片叶子飘零如蝶,倾云捧着茶杯,站在那里,目光看着远方,一身雪白的衣衫,飘然如仙。

   身边两名婢女走到她的跟前,恭恭敬敬,“殿下,有人求见。”

   “谁?”倾云声音冷清清的,无半点情绪。

   “墨侯府的夫人,秦蓉,说是有要紧的事情要跟公主殿下说。”

   “哦?”倾云挑眉起眉头,似问非问,“墨侯府不就是墨绯月的人?”

   “是。”婢女点点头,而后解释,“秦蓉是墨侯府如今的当家主人,墨宣泽的母亲,不过听闻墨绯月和她不和。”

   “是么?”倾云嘴角扬起几不可见的笑意,“快请。”

   秦蓉很快便从拱形门中缓缓走来,走到倾云的面前十分礼貌地行了一礼,“公主殿下。”

   倾云转过头,温柔至极,“快起来,别多礼。你是墨侯府的当家主母,倾云可当不起这大礼。”

   秦蓉心里面立即对倾云好感加深,看样子这公主比她以为的好相处得多。

   “公主殿下,此次来拜会带了一些薄礼。”

   秦蓉说着话吩咐人将自己带的几株灵草交给倾云。

   私房艺术写真

   倾云接过灵草,嫣然一笑,“破费了。”

   却在眼中闪过一丝蔑视,这种的中品灵草她平时是不会多看一眼的,古陵国国富民强,她出手也一向阔绰,这种礼物根本拿不出手。

   秦蓉却完全不知道倾云在想什么,还以为倾云很喜欢,心中欢喜。

   “公主殿下,听闻您和国师大人是旧识?”

   提起这个,倾云脸上的笑容更深了几分,“的确如此,我与国师多年前就认识。”

   “那想必公主殿下听说了墨绯月的事情?”秦蓉一边偷窥着倾云的脸色,一边小心翼翼地开口。

   倾云饮了口茶,面不改色,根本让人看不穿情绪,只点点头,“听说了一些,却不是十分了解。”

   秦蓉斟酌了一番,才开口,“说起来这个墨绯月是咱们墨侯府的不孝女,多年前身体被废,就被安排在别处修养,回来之后不知道得到了什么机遇便成了灵修。后来又搭上了国师。听闻她为了能够让国师撑腰不惜以色诱人。”

   倾云听到这话握着杯子的手紧了一些。

   秦蓉知道有希望面色一喜,继续再接再厉,“国师大人对她也是宠爱至极,她杀了自己的姐姐,居然还能安然活下去,这样的孽障我墨侯府是不会容忍下去的!”

   倾云微蹙了一下眉头,“侯府夫人何必跟我说这些。”

   秦蓉哀叹一声,“我知道公主殿下和国师大人关系极好,也不希望国师大人被这个心肠歹毒的女人所蒙蔽。所以想让公主殿下出面帮帮忙,将她逐出国师府。”

   倾云轻轻一笑,听秦蓉这么说,墨绯月的确不是个东西。

   不过,九渊看上的人,想必也不是没脑子的人。

   她还需要从长计议。

   “这件事情是九渊的事情,我虽然与九渊关系不错,但是他的私事我也不便过问。侯府夫人想来是找错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