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爱而生官方破解版

  为爱而生官方破解版 天康熙处理完那个章京之后,和云锦他们简单只聊了?T让他们各自去休息了。至于太子到底是什么时候回来的,又是去了哪里,干了些什么,就不是云锦有兴趣知道的了,她只知道反正最后康熙是没对他做什么处罚就是了。

   由此云锦也看出老康对这个太子虽然已经开始有些失望了,但还是想给他机会的,所以也暗暗提醒自己,在他被废之前,一定要能离他多远就离多远,保持距离,以策安全。

   问题是两个人之间距离的远近是取决于双方的,不是云锦这一方就能掌控的,所以这次的南巡,云锦千小心万小心,最后还是出了事。

   事情的起因发生在扬州。

   今年是四月,在四月初一日的时候,云锦随康熙一行人来到了扬州宝塔湾的行宫,此行宫是两淮盐商捐银修建的,江宁织造曹寅、苏州织造李煦也各捐了银子二万两。为此康熙还给了曹寅通政史衔、李煦大理寺卿衔,还说其他捐修的商人,等以后另行议叙。

   康熙对这个行宫很是喜欢,一直住到了初六才离开,本来的行程安排没有这么长的,是因为随行的官兵想在这购买些土特产,故而向康熙请示多逗留了两日,当然请示的时候一定要选老康高兴的时候。

   因为多出了两天,所以康熙就带着他们各处去游玩,在游览法海寺的时候,康熙要带着皇子皇女们拜神,结果发现太子又不见了,就命人四下里寻找,而云锦因为是人家皇家人拜神,自己不好在一边碍眼,就在周边随意的转了转,结果一大堆侍卫没找着,倒好死不死的让她看见了太子。

   他正站在一个僻静的角落里和一个男子鬼鬼樂樂的在说些什么,云锦见此情景,马上就要转身离开,可惜地上的一个小石子让她泄露了行藏,见太子已经看见自己了,云锦只好上前请安,太子赶紧着先把身边的人打发走了,跟云锦说话时也是很紧张的试探着云锦听没听到他们说的话,云锦自然是说没听着,其实也真是没听着,可看他那意思,却是一点都不信的样子,不过他倒也没揪着这事儿不放,而是又开始嬉皮笑脸的跟云锦说些个不三不四的话来,连云锦说老康正在找他,他都不着急,弄得云锦心里是一阵阵的起腻,正好眼角看到侍卫的影儿,赶忙喊着“太子在这里”,一嗓子就喊来了好几个人,这下子云锦可算是解脱了。

   云锦这边还以为这事已经结束了,其实太子那边可是还记着呢。他那时正跟那人说江宁知府陈鹏年的事儿呢,原来两江总督阿山为了这次康熙南巡迎驾的事宜,打算要增加地丁税和夫役,没想到江宁知府陈鹏年却大加反对,最后这事儿就没有办成,阿山自然恼在心中,就给陈鹏年出难题,让他负责行宫事宜。太子此次南巡到处索取财物,连曹寅都给了他两万两银子,只这个陈鹏年不给,所以太子也恼了他,就与阿山合起伙来,陷害陈鹏年以图置他于死地。

   本来这事儿是私下里进行的,不应该跑到这儿来说,可是因为今儿太子的心腹为刚收到一笔贿银的事儿来禀告他时,太子看周边也没什么人,顺嘴就问起陈鹏年的事儿,可巧就让云锦撞上了,这下他就觉得云锦不光知道了陈鹏年的事儿,连自己此次南巡到处索取财物的事儿也听去了。

   太子虽然觉得云锦不会去向皇阿玛告密而与他过不去的,但终究还是有些不保险,而且云锦对他一再的示好总是不理不睬的,本来自己还认为此次南巡应该会有机会了吧?可没想到她居然搬出皇阿玛来阻拦自己,这口气太子压在心里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只是这些日子光顾着到处去玩,也没顾得上理她罢了,现在她撞见了自己的秘密,不想办法对付她都不行了,当然如果能够收了她是最好,毕竟她现在宫中也是受宠的,收了她对自己也有利。

   而云锦这边呢。虽是也觉得太子地行为有些可疑。但却并没有太过在意。毕竟他在外面做些什么与自己可是无关地。自己也不想去管。没想到这一疏忽差点儿就要了她地小命儿。

   高清慵懒睡美人甜美淡然写真

   ***********************************************************************

   事情地起因虽是在扬州。但出事时却已经不在那儿了。

   四月初六。康熙他们从扬州起行了。经过宝应、淮安。于初九到达了清口。初十地时候登陆到高家堰。康熙带着十三阿哥去遍阅河堤。而太子则以身子不舒服为由。呆在行宫中没有随行。

   这天十格格被巡抚地夫人找去了。说是要有事儿要求她帮忙。人家没叫云锦。云锦自然也不好跟去。就呆在自己地房中歇息。

   “小姐。”千儿走了进来。

   “什么事?”云锦对她微笑着。

   “皇上派人来接您过去呢。”千儿回话。

   “皇上今儿不是跟十三爷巡河去了吗?为什么会叫我去?”云锦疑惑的问着。

   “这个奴婢就不知道了。”千儿摇着头回答。

   “那十格格呢?”云锦又问,“皇上也叫她过去了吗?”

   “是,”千儿点头,“不过十格格被巡抚夫人带出府去了,已经有人去找了,会接上她直接过去。”

   “那好吧,帮我收拾一下。”云锦点点头,虽然老康这种临时起意的情况不多见,但也不是没有过。

   出屋后,见到来接自己的人也确实是康熙的侍卫,云锦就更放心了,不过也问了他为什么康熙会要自己过去。

   “回小姐,皇上今儿巡河很高兴,想去一些景点玩会儿,所以才叫奴才来接十格格和小姐。”那个人恭敬的向云锦回话。

   “好,那就走吧,不要让皇上久等。”云锦点头跟着他出去了。

   这一路云锦都是坐在马车里,而且为了不惹麻烦,也保持自己的一贯风格,不掀帘往外看,不过心里不知为何总是有些不踏实,所以也没有象以往一样,上车就睡。等到了地方,云锦下车之后,感觉就有些不对,这个地方明明就是很普通的郊外,哪象是什么景点的样子,附近只有一片树林,几处零星的庄户人家,象样点的就是眼前的这处院子了。

   “这是什么地方?皇上呢?”云锦问那个侍卫上。

   “皇上在屋里,小姐请进。”那个侍卫还是很恭敬的对云锦说着。

   “如果皇上在屋里,外面会有这么冷清吗?”云锦冷冷的看着他,“说,到底是谁让你带我到这儿来的?”

   “小姐进去不就知道了,还是不要让奴才为

   ,”那个侍卫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奸笑,“如果让奴才,那可是不好看的。”

   云锦咬了咬牙,心中在迅速的盘算着,如此看来巡抚夫人把十格格找出去并不是偶然的,这事儿明显就是冲着自己来的,能调动巡抚夫人和康熙的侍卫来帮忙,应该是太子无疑了,这时云锦也想起在寺庙里的事儿,也明白了太子为什么会来对付自己,他必然是以为自己知道了他什么了不得的秘密,可是自己真的是不知道哇,如果就这么被杀了灭口,也太冤了。

   想来这太子也一定是在这个院子里了,看他还费事的把自己弄到这个地方,并没有马上就杀了自己,估计是对自己还是有所企图的,但不管怎么说,只要是自己一进到这个院子里,怕就是万劫不复的下场了,所以坚决不能进去,在外面只有这一个人,到了里面那可就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了。

   “既如此,那就进去吧。”云锦装做一副认命的样子,往院子的方向走去,快走到侍卫身边时,云锦借着挽头发的机会已经悄悄的握住了一枚簪子。

   “啊,太子,原来是您啊。”云锦走到侍卫身边时,装做惊奇的往前面看去。

   那个侍卫本是盯着云锦的,听她这么一说,下意识的就回过头去,云锦见状抽出簪子用尽全身力气插进了他的脖子里。

   那个侍卫剧痛之下,大叫一声,却尚有余力还手,狠狠的打了云锦腹部一拳,然后才不甘心的瞪大了眼睛倒了下去,他怕是不会想到自己能死在一个小女孩的手里吧。

   云锦那一下正好扎在了他的颈动脉上,血液喷出来,溅了云锦一脸一手,可她这时什么也顾不得了,生怕院子里听到动静,再出来人,自己可就对付不了了,于是撒腿就往林子里跑,还不忘把簪子也拔了出来,这可是她的武器,千万不能随意丢掉了。

   云锦从到了清朝以来,就没跑这么厉害过,现在是胸也疼肚子也疼的,不过她现在却是很庆幸太子他们是以游览景点为由把自己骗出来的,自己因此穿的是一身便装,也没有穿寸子,不然可是跑不起来的。

   云锦钻进林子不多时,就听到外面有人在说话。她赶紧找个隐秘的地方躲起来,一动也不动,生怕动作大了,再把太子的人引过来。

   其实这片林子虽然不小,但云锦却没跑进去多远,外面的那些人只要是大声讲话,她都还能听的清楚。

   先是一群人在乱糟糟的喊。

   “快来人啊,张山死了。”

   “怎么死的?”

   “看来是被那个丫头杀死了。”

   “怎么会的?难道说那个丫头会武功不成?”

   “吵什么?”这时太子的声音传了过来,果然是他。

   “太子,张山被那个丫头杀死了。”

   “废物,连个小丫头都对付不了。”太子的声音非常的不满,“还有,在这里别叫爷太子,本来就是为了怕泄露身份,才没让人在外面等着的,没想到他居然连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女孩都对付不了,侍卫是怎么当上去的。”

   “您确定那个小丫头不会武功?”

   “反正爷没见她用过,”太子不耐烦了,“现在说这些个有什么用,还不赶紧找人去。”

   “是。”

   然后就是一阵鸡飞狗跳的声音。

   “回太回爷,周边几户人家都找过了,没有。”

   “看看那片林子。”太子发话了。

   云锦听着脚步声越来越近,觉得自己的心都要跳出嗓子眼儿了,她用手紧紧的捂住自己的嘴,生怕喘气的声音会惊动了他们。

   幸好云锦选的地方还算是隐秘,这些人进得林中,并没有发现自己。

   “爷,时候不早了,得回去了,不然老爷子就要回去了。”林子外面有人跟太子说道。

   “都出来吧,”太子的声音也在林子外面传来,“给爷放火把这片林子烧了。”

   “是。”众人答应着。

   “还有,以后要派人注意盯着,如果这个贱人去找皇阿玛,一定要抢在前面把她除掉。”太子吩咐下去。

   “是。爷,您就放心吧,赶紧回去了。”

   “放心,看你们做的这事儿,让爷如何放心。”太子恨恨的说道,“还看什么?赶紧放火,放完火走人。”

   ***********************************************************************

   劈哩叭啦,树林的火已经着起来了,但云锦却还是没有动,直到她确定外面的人都走*光了,才起身向外跑去,虽然云锦不太会记路,但在生死攸关的情况下,她却是记住了从哪个方向出去是最近的距离。

   但是那个方向也是火势最猛的地方,云锦几次想一鼓作气的冲出去,最后都被热浪给逼了回来。后来还是她想起一部电影里演的情节,找了一个相对开阔的地方,把周边的杂草什么的植物全部都拔光了,云锦就坐在那块空地上的中间,木然的看着火焰从周边掠过。

   这时的云锦,手让杂草割得鲜血淋漓,脚也在几次向外冲时被烫得起了泡,身上的皮肤已经被烤红了,头发也卷曲焦黄着,最疼的还是肚子那里,准确的说应该是肋骨,张山的那一拳怕是把云锦的肋骨打折了。

   不过云锦对自己身上的这些伤情却是一点都不在乎,她本是最怕死的,以前也曾想到过,如果自己真的面对死亡会如何,当时觉得自己肯定会怕极了,会想到好多舍不得的事儿,可是现在真的距离死亡如此之近时,云锦却是什么都没想,最奇怪的是,她也没害怕。

   当云锦下车后,发现情况不对时,她害怕了,当她第一次杀了人之后,她也害怕了,只是被逃命的紧张给压住了而已,当她躲在林中,听到外面的人说话时,她害怕了,当他们进林子来搜时,她也害怕了,当听到太子说放火时,她更是害怕,最让她害怕的是,当火着起来之后,自己怎么冲也冲不出去的时候,那时不只是害怕,更深的其实是绝望。

   可是现在,她坐在这里,看着周边的火苗,却是一点儿都没害怕,也什么都没想,什么四四八八,什么十三十四,什么康师傅,都没在自己的脑子里出现,她现在只有一种感觉,就是觉得自己太累了,应该好好的睡一觉,于是她就躺了下来,蜷缩着身体,闭上了眼睛,然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str2